馬上評|不規范地名要治,也要問問當初是怎么出爐的

澎湃特約評論員 斯遠

2019-06-19 11:03 來源:澎湃新聞

字號
一場地名整治的行動正在多地展開。
近日,陜西省西安市未央區以及海南省發布兩份“關于需清理整治不規范地名清單的公示”引發熱議,公示中,諸如6號大院、維蘭德小鎮、156人文行館、帝王花園小區等居民區或酒店的名稱,因為崇洋媚外、怪異難懂等原因將面臨清理整治。
這也是一次針對不規范地名的全國性清理整治。去年年底,民政部等6部委就印發《關于進一步清理整治不規范地名的通知》,要求對居民區、大型建筑物和道路、街巷等地名中存在的“大、洋、怪、重”等不規范地名進行規范化、標準化處理。公共標志牌該更換的更換,證照信息該變更的變更。
城市地名“大、洋、怪、重”,由來已久。不少大型建筑,甚至是城市的標志性建筑,不僅有著奇奇怪怪的樣子,也配上了奇奇怪怪的名字,讓人費解。而居民小區作為開發商參與城市文化構建的前沿陣地,更是命名的“重災區”,很少有好好說話的。像西安市列舉出來的佳家sport小區、貞觀首府小區,基本上代表了小區名稱的兩個極端,一個是趨洋,以“異國風情”為賣點;一個則是好古,找來王府、御苑、貞觀等字眼充門面。
建筑也好,地名也好,都是文化的表現,也都在潛移默化中濡染、塑造、積淀著新的文化。市民每天行走在“拉菲公館”里,觸摸著“皇家園林”的天空,偶或去隔壁“夏威夷海岸”看望朋友,一起到“中央大道”遛遛,在“海德堡酒店”用個餐,頗有些今夕何夕之慨。
地名亂象紛呈,固然與這些年來地產開發主導城市建設與發展有關。地產商本身文化素養的缺失,商業競爭求新逐異的本性,以及一般民眾對于洋化、復古風的趨附與代償心理等,均構成了商業小區恣意取名的豐厚土壤。這是一種社會合力。
事實上,一度,居住小區的洋化、貴族化,是很多人引以為自矜、自豪、自得的話題。生活其間,或許感覺有些怪怪的,甚至很不真實,但還不至于無法忍受。這中間牽扯到復雜的消費心理與時代風尚,也牽扯到民眾與社會的碰撞與互動、歷史與現實的折射與反應等等,不能一概歸結到開發商的魯直少文上面。
不僅如此,一個地名從命名到走上公共標志牌、成為證照信息,其實是經過了一個確認、核準過程的。相關部門完全有能力、有權威在這個過程中及時糾偏,并主導、引導地名文化走向更健康的路途。這當然涉及到管理部門對地名的態度,更涉及到管理部門對城市亞文化的態度。也即,對于當下城市地名的種種不規范,管理部門是有責任的。
本來,作為一種日久才見真章的地名文化,管理部門本該從一開始就介入干預,弘揚正能量,強調文化自信,提高地名管理能力和服務水平。不要讓“大、洋、怪、重”等不規范地名出爐。先是監管松懈,悄然放水,繼之則采取聲勢浩大的清理整治行動,未免難以服眾。
地名怪異當然應該治理,但“一刀切”的做法也不可取。無論是從清理時限的設定上,還是在清理對象的認定上,都應格外審慎,不得簡單粗暴。不能因為倉促改名,讓老百姓找不到家;也不能按下葫蘆浮起瓢,另外搞一套奇奇怪怪的地名系統。比如,海南15家維也納酒店因不規范地名被通報,酒店總部就提出異議,認為既經合法注冊,豈能被認定“不規范”?
無論如何,一旦一個地名已經耳熟能詳,不管是經濟方面,還是社會方面,改名的成本將會非常高,也會給民眾帶來很多不便。此外,具體地名也要具體分析,不能一看到洋名、古名就全部砍掉,也不能動輒設定某種命名禁忌。
事實上,民政部等6部委的《通知》也提到,清理整頓要審慎穩妥,“對于可改可不改的不予更改,防止亂改老地名,確保地名總體穩定”。一句話,地名規范要從源頭做起,既要立好規矩,也要有一定的寬容度,尊重社會的創造性。
責任編輯:甘瓊芳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整治不規范地名

相關推薦

評論(141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戶端下載

熱話題

熱門推薦
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
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大全115